第580章 面谈(1 / 1)

“呵!”

雪清河微微一愣,失笑道“你这是什么胡话,为兄怎么可能派人去刺杀自己的表妹?”

“红俊,是不是有人给你乱嚼舌根了?”

雪清河说到这里,眼里闪过一丝冰冷之色,脑海中划过的,却是雪星亲王和雪崩皇子的身影。

他自认为自己伪装的很好,不可能有人识破她的身份。

不过这也很正常,如果千仞雪的伪装,无法瞒过九十五级以上的封号斗罗,武魂殿又怎会将她派来天斗帝国当卧底?

甚至,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的大赛举办期间,连九十八级的焚天斗罗谭忠明,都无法看穿她的身份,雪清河自然也不会怀疑马红俊会知道什么。

既然别人不可能知道她的身份,那马红俊也就不可能会怀疑到他的身上。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将暗害水冰儿的人指向雪清河,对谁最有利,无疑也就只有雪星亲王和雪崩皇子了。

当然,雪崩那个废物,雪清河虽然想斩草除根,但并未放在眼中。

嗡!

伴着隐晦的精神力波动,马红俊一双星眸中重瞳光芒亮起,金红、冰蓝两色光芒如同两尾小鱼,在他眼中缓缓旋转起来。

“太子殿下,我今天来,是想和你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我这双眼睛,能够看破一切伪装,希望你能听懂我的意思。”

马红俊说着,目光灼灼的盯着雪清河,希望能看出什么来。

“嗯?红俊你在跟为兄说什么?什么伪装?”

雪清河故作不知,且一脸的坦然之色。

连实力接近极限斗罗的封号斗罗,都无法看穿他的身份,他不觉得马红俊这眼睛能有什么用。

当然了,虽然如此,但雪清河心中还是极为惊讶的。

毕竟马红俊既然这么说,甚至当着他的面,直接开启他那特殊的魂技直视他,那必然肯定有他怀疑的理由和依据在。

但雪清河底气却很足,且长久以来的良好涵养,让他表现的极为镇定,并没有因此露出什么破绽来。

马红俊盯着雪清河,见他神情不似作伪,心中却感觉很失望。

早知道如此,他就将重明鸟带在身边了。

别看重明鸟战斗力不咋滴,但人家好歹也是十万年魂兽,而且还是天生具有重瞳的祥瑞灵禽。

连剑斗罗和骨斗罗都无法看穿的伪装,不代表位阶等同封号斗罗,先天具有重瞳的重明鸟看不破。

当然,想是这样想,但让马红俊真的带重明鸟进城,那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马红俊虽然无法看穿雪清河的伪装,但他已经相信,眼前这平平无奇的清秀青年,就是斗罗天赋最高之人,也是和其母比比东齐名的斗罗第一美人,六翼天使武魂拥有者千仞雪。

只是相信归相信,但无法识破千仞雪的身份,甚至连破绽都找不到,这让马红俊本打算想要实施的计划,反而变的有点难办了。

甚至,从千仞雪一开始对待他的态度来看,马红俊都不禁怀疑,莫非真的不是她做的?

从原时空千仞雪的行事风格来看,就以魂师大赛为分界点,在这之前,千仞雪似乎也从未伤害过唐三,还有他身边的人。

魂师大赛后,好像也没做过什么伤害唐三,或者他身边人的事来。

“唉,是我错怪表哥了。”

“真是很抱歉,都怪我,误信了一些人的谗言,险些错怪表哥了。”

“表哥怎么会伪装成别人,派人去暗害冰儿呢。”

雪清河神色有点尴尬,他没想到,马红俊的态度竟然转变的这么快。

本来他还在心念急转,想着怎么打消马红俊的疑虑,没想到他自己就已经完成自我攻略了。

雪清河举杯遥敬马红俊,温和说道,“红俊,到底怎么回事?”

“你跟为兄好好说说,是何人在挑拨和离间你我的关系?”

马红俊回敬雪清河,品了一口天斗皇宫的贡茶,沉声说道,“表哥,冰儿被武魂殿的刺豚斗罗袭杀一事,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雪清河点头说道,适当的表现非常自然的不甘之色。

“这件事前段时间在大陆上闹的沸沸扬扬,为兄只恨我们无法亲自带兵踏上武魂殿,无法为冰儿表妹讨回公道,以至如今都让那韩飞宇和刺豚斗罗逍遥法外。”

“真是可恨,唉!”

“唉!”

马红俊跟着叹了口气,雪清河的意思他自然能听出来,无非就是他还不是皇帝罢了。

当然,这种事听听就行了,对于争权夺利和称霸大陆,马红俊并没有什么兴趣。

“表哥,我告诉你件事,你可不要跟别人说啊。”马红俊神神秘秘的说道,说着还做贼似的左右看了看。

雪清河被马红俊的动作逗的不由失笑,眉宇间温和的神情,也不禁带上了几分温柔。

是的,温柔。

“红俊你说,我保证不告诉任何人。”雪清河应道。

虽然知道眼前之人是千仞雪,是和绝色教皇比比东齐名的大陆第一美人,但现在还在男装雪清河啊。

马红俊不由心中恶寒,默默和雪清河微微拉开了一些距离,避免自己内心会诞生一些奇怪的想法。

“表哥,你可知武魂殿的前任教皇千寻疾,其实有过一个女儿。”马红俊说道。

雪清河微微点头,“听说过,不过我听说此女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不幸夭折了。”

“怎么了?难道这和冰儿表妹遇刺一事也能扯上关系?”

马红俊点头,神神秘秘的说道,“表哥,那传言其实是骗人的。”

“我听说她并没有夭折,而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武魂殿偷偷送到了我们天斗帝国,想要来个狸猫换太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嘶!”

雪清河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用这适当合理的微表情,借以掩饰内心的惊讶。

这一次,他是确实被马红俊给惊到了。

“唉!”

雪清河叹了口气,看向一直盯着他的马红俊,苦笑道“所以你觉得,为兄是被人替换了?”

“不错。”马红俊坦然应道。

既然决定和千仞雪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又没能看出什么,马红俊便打算换个思路来。

雪清河微微一怔,却是没想到马红俊竟然会这么痛快的承认,苦笑一声,怪罪道“贤弟你糊涂啊,怎可听信这般谣言?”

“红俊你想想,如果为兄真是那什么武魂殿前任教皇的女儿,就算我能瞒过一般人的耳目,又如何能瞒得过老师身边,两位封号斗罗冕下的灼灼慧眼?”

“嗯!”

马红俊认真思考了一下,微微颔首道,“这倒是,是我孟浪了,对不起,表哥,我先前错怪你了。”

“唉!”

雪清河叹了口气,嗔怪道“看在你道歉的份上,为兄就原谅你了。”

“其实红俊你还小,不懂得这人心的险恶。”

“我本来还以为你突然找上门来,是想念为兄了,没想到却是跑来问罪来了。”

“红俊,你告诉为兄,是何人向你散播的你这等谣言,敢挑拨离间我们的关系,简直活得不耐烦了。”

“为兄虽然脾气好,但能坐在这个位子上,如果真以为我是优柔寡断,好欺负的性格,为兄早就不知道死哪里去了。”

“红俊,是不是武魂殿或者星罗帝国的人?”

“你告诉我,如果为兄能替你主持公道,看我不割了他们的舌头。”

雪清河说到最后,眼底更是闪过一丝凌厉的杀机。

不论是打消马红俊心中的疑虑,还是杜绝这种消息的散播,他都必须查清楚,将之消灭在萌芽之中。

雪清河的态度马红俊并不觉得奇怪,但他却有些吃不准,这应该是雪清河该有的正常反应,还是应该是千仞雪该有的正常反应?

“不是。”

马红俊摇头说道,“我是在大陆游历的时候,听魂师界一位叫张伟的前辈说的。”

——书友们,求月票、推荐票,感激不尽,谢谢啦。

最新小说: 八零好福妻 九零福运小俏媳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谍海偷天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