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大道小说 > 武侠修真 > 武尊别回头快跑 > 第五章 顺风使舵的远少

第五章 顺风使舵的远少(1 / 1)

明致远听那大汉这么一说,就知道他是动心了。

心里叹一口气心道:这还能咋说?你这个拳头最硬的都放话了,我还能咋说,白挨打了呗。

不过明致远并没有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反而跟着一起兴趣盎然的道:

“这手环储物法器不错,正好适合戴大侠您。也算是这安公子知物善用。戴大侠您就收下吧。安公子说得对,您行走江湖,这东西太适合了。”

明致远知道不能把安昊然怎么样后,连带称呼安昊然也客气起来。这不是一般的人精啊。

反而是那刀客老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扭捏了一阵假惺惺的道:

“小公子你都挨打了,也不能让我拿。给你吧,算是给你的补偿。也不能让你白挨打啊。”

明致远心里苦笑,大哥您也知道我挨打了啊。

呵呵。人那。。。。。。

他口里却道:“戴大侠千万莫出此言。在下今日也是托了戴大侠的福,才能从这恶。。。啊。。。那个安公子手下。。。。。。死里逃生。”

“哪里还能要戴大侠的物品。在下才应该感激戴大侠才对。稍后,戴大侠若是不嫌弃,还请让在下做个东,让在下聊表谢意。”

戴大侠摸摸脑袋:

“你看这事能缓?。。。。。。额。。。那就。。。让他给你多多的补偿你。也不能就让他白打了。”

明致远咬咬牙苦笑道:“在下也不要什么补偿,只要这位安公子不要事后又记仇报复就好。毕竟在下家在飞云城。。。。。。。”

戴大侠听到明致远这话扭过头来朝着安昊然一瞪眼:“你还敢报复?”

安昊然赶紧双手猛摇:“不会,不会,不会,在下和这位公子也是不打不相识,万幸大侠来得早,在下尚未造成大错。”

“在下心里庆幸还来不及,怎会记恨这位公子呢?万万不会的。大侠您放心。飞云城有我家分号,我也是常来的,说不定,以后我和这位公子还能兄弟相称呢。”

从七叔拿出储物法器,明致远便知道得罪了一个很麻烦的人物,此刻他心里十分的烦杂。

虽说在这异界从小被溺爱着长大,可他毕竟是三十而立之年才穿越过来,很多人情世故他也是懂得的。

并非像是其他豪富人家里那种纨绔子弟一样无脑冲动而不分轻重。此刻明致远浑身带伤,狼狈不堪,却也要陪着小心,想把这事给圆满解决了。

还好安昊然那几个下人出手的时候还收着力道,明致远受的伤都是些皮肉伤。

要是那几个武者放开手,恐怕明致远已经断了几条骨头。

那样的话。。。这会就算明致远想圆满解决也没有办法了,因为可能都被打昏过去了。

明致远见安昊然已经表态不会再追究此事,也想博个好!

连忙说道:“此间已经没什么事了,还请戴大侠收了这法器,安公子想来也不会有何异议。”

安昊然继续摇手:不会,不会,不会。应该的,应该的,应该的。

那刀客老戴见状咧开大嘴哈哈哈大笑,七叔忙双手把手环奉上。

。。。。。。

满春红迎春包房,此刻已经是夜间。

包房里气氛一片融合,欢声笑语。

刀客老戴坐在主位,左右坐了满春红两个当家红牌,雅琴和采白。

两个头牌得了明致远的吩咐对老戴十分热情,殷勤劝酒。

雅琴甚至不顾满春红头牌的矜持,主动投怀送抱。把个老戴欢喜得闭不拢嘴。

只有七叔还是冷淡的模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安昊然特地吩咐的,他也不走,就是坐在靠窗一边,拿着那个小酒壶,时不时的抿上一口。

明致远红着脸膛,他已经是酒量发挥到最高的时候了。这个时候安昊然也已经上了头。

他一手搂着明致远,一手拿着酒杯,冲老戴说着醉话:

“戴大哥,您就看我今天和致远结拜兄弟,今生必不相负。还请戴大哥做个证明。”

老戴两手鼓掌:“我给你们做个证明,你俩从今天开始就是亲兄弟了。”

一边雅琴塞了一口菜:“戴相公。你可别光顾着兄弟啊,也得疼惜疼惜我们姐妹才是”

老戴骨头都酥了,一把握住雅琴的柔腕,不停抚摸道:

“疼惜,肯定疼惜的,哪里舍得不疼惜呢?”那声调龌龊无比。

就连明致远这个快要断片的人都忍不住一哆嗦。

到了第二天,明致远模模糊糊中感觉有个人在他怀里扭来扭去。

迷糊中还以为在家里,以为在怀里的是自小一起长大的贴身丫头雨雪,便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喃喃道:

“老实点,别吵我。”

这时候突然传来一句闷闷的男声:“谁打我?谁他么打我?不想活了?”

明致远一个激灵,立马清醒了过来。

这他么谁啊?

他悄悄睁开眼睛:我他么。。。。。。这。。。。。。

这不是安家大少爷吗?。。。。。

安昊然此刻也是极度悲伤。

昨晚不是满春红的茹曼陪在自己身边吗?怎么从背后抱住自己的却好像是那个被自己打得喊爹叫娘的纨绔?

不对,一定是做梦,肯定做梦。

怎么可能有这么可怕的梦?

怎么会梦见那个傻鸟一样的纨绔抱着自己呢?

明致远最先清醒过来,他赶紧假装着没有睡醒,转了一个身。继续打酣。

安昊然默默起身,悄悄的穿好外衣出了小门。门口两个小厮一躬身:少爷要用早食否?

安昊然老脸红得欲滴血:

“这这这。。。。。。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啊!”

随后语气严肃的道:不需了。

那边厢,老戴刚起身便被雅琴扑倒在床上:“戴相公,这才一日欢聚,你就要别妾而去了吗?”

老戴似乎郑重思虑了一下:“小娘子,我本武夫,浪迹天涯,四处寻家。若是有小娘子相陪。我老戴必不负小娘子。只是从此后,便是风餐露宿无安身之处。。。。。。”

雅琴愣住了,好一阵才脸色微红的道:“这都不是戴相公早早就要离去的理由啊!”

老戴一阵呵呵呵:“那就只能现在告辞了,山水有相逢。”

雅琴面色涨红也不知该说些什么。竟不知遇到老戴这种欢场老手。那一应的留客手段都用不上了,此时也不知说什么好?

倒是老戴洗漱了一番去把明致远呼喝了起来。

明致远一边心里猜疑着那个安大少,自己没有怎么他吧?一边洗漱起身。

明致远洗漱完毕,出来大厅后,与老戴双双坐在满春红的前厅里。一时间相对无言。

明致远试探着道:“戴大哥,刚才安家大少已然回归天云城,戴大哥不如就去在下寒舍盘恒些日子吧?”

老戴看着他脸色木木的道:“如此可不大好吧?不能打扰,不能再打扰了。”

最新小说: 天劫摆渡人 破阵录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我的遂心如意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我在洪荒搞基建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