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大道小说 > 武侠修真 > 武尊别回头快跑 > 第三十一章回到松来峰的闻人传喜

第三十一章回到松来峰的闻人传喜(1 / 1)

童达平在几天的时间里给明致远这个修炼小白普及了许多修炼者才能接触到的信息。

让明致远对于这个世界的修炼局势有了一些基础性的认识。

这中间还带他往返几次松来峰和正事殿,明致远终于不用每次都要爬在铃铛背上,还要紧紧拽住铃铛的羽毛才能飞行了。

童达平普及完基础知识后,就开始指点明致远每天要做的事,和史永伦说的没错。

先是每天挑水。把前院里十个水缸装满,然后打扫前院。

打扫铃铛和那只还未回来的白灵儿的住处。每天看着太阳出来就晒草药,看天色不对,赶紧往回搬。

一晒就是一百多个竹糄,一收也是一百多个。

老天爷要是不折腾他,他就跟着童达平去草药谷里种草药,除草,施肥。这些都还好。

最难的是给铃铛洗澡。每次都要和铃铛一起下到落云涧底,那里有个积水潭。

铃铛一见水潭就先跳进去。在里面打几个转,又跳出来全身抖动,把身上的水甩出来。

这个时候就需要明致远拿一个木刷,给它刷去爪子上的泥垢。

还有铃铛的喙,那长长的带弯钩的鸟喙,要仔细刷干净。

隔三差五还要哄着它张开嘴看看里面鸟类妖兽长出来的利齿,给它刷牙。

一个不小心就得被尖锐的齿牙挂破皮肉。受伤流血成了家常便饭。

铃铛和他不是很熟,很多指令也不愿意听他的,这使得明致远的工作难度增加了不少。

他去求教童达平,童达平哼哧半天,摸摸脑袋说:“多受伤几次就习惯了,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

什么?熟悉了就好了?

明致远翻了一个白眼在心里暗暗递给童达平。。。。。。

好在,磨砺出经验。明致远这几天琢磨出一个新办法,他发现铃铛特别喜欢别人给它按摩关节处。

这源于一次他给铃铛刷翅膀底下的羽毛的时候,就是铃铛的胳肢窝。

发现它翅膀底下有一根不知何时玩耍的时候扎进去的枯树枝。

树枝和翅膀底下的小羽毛绒毛纠缠在一起,很难扯下来,他也不敢硬扯,怕铃铛吃痛了就啄他,主要也是被啄过好几次,有教训了。

于是便一边给铃铛呵着咯吱窝一边慢慢把缠绕在树枝上的绒毛小羽毛解开。

等他把树枝取下来时,发现铃铛舒坦得仰着一边翅膀,偏在另一边匍匐下来了。

如果不是怕明致远够不着的话,差点就倒在地上了,它见明致远停下。

还翻着眼睛用头蹭了蹭他。把翅膀抬高,示意明致远继续。

于是明致远开始试验,给它呵翅膀窝,给它按摩脖子,给它揉大腿,还自制了更柔软的刷子,给它刷它的鸟嘴。

每次都能把铃铛哄得乖乖听话。到后来轮到史永伦和仲怀生给它洗澡的时候,它就不愿意了。非得明致远给它洗才行。

明致远就这样在山谷里当了三四个月的农夫加宠物饲养员后,闻人传喜终于回来了。当明致远在前院门口看见从铃铛身上飞身而下的闻人传喜时,激动得差点老泪纵横。

闻人传喜见他一副欲语还休泪眼朦脓的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致远怎么这幅样子?可是在松来峰受了欺负?”

明致远赶紧摇头:“在这里很好,各位师兄们对我非常好。只是太久没见到传喜兄弟有点情不自禁。”说完他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闻人传喜上前一步拉着他的手就进了前院,走进了前院大厅又直直往中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

“这次还有些事等一会再和你说,我回来禀报师父后还要出门一趟。这次出去或许又要几个月才能回来。你好好修炼,缺些什么就尽管说。不要不好意思。。。。。。”

明致远眼见着就要走过前院进入中院,连忙挣脱一拱手:“传喜兄你进去吧。我还不能进中院。”

闻人传喜一愣,转身又看看童达平又看看明致远,眉头皱了皱:

“无妨的,你且在这里等我。我进去先回禀师父了再说。”说罢就进了中院大门。

明致远在前厅中等了许久,他知道这次闻人传喜回来应该能帮他把进入圣女山的事确定下来,能不能成就看他的了。

他有些紧张,尽管这几个月来,他和童达平他们相处得也非常和谐。他自己也很刻苦勤劳。但是这天元第一宗门,绝非是他一个毫无修炼根骨的人轻易能进得去的!

忐忑不安中,过了快两个时辰闻人传喜才从里面出来。

看见明致远等在前厅里,便向他一招手:“致远,去你房间。”

明致远起身带着闻人传喜来到自己的房间里。

闻人传喜坐在椅子上,看着明致远口气顿了顿道:

“嗯,有一个事是我办事返回时,经过飞云城的时候听人说的,你姑姑家被飞云官府诬为与九炎魔人勾结。。。。。。已经被全家处斩了。冷氏一族除了你姑姑家不留一人外,其余被连坐,全都发往魔兽防线做输送物资的劳者,和防线官兵的仆役。。。。。。”

明致远脑海中如同惊雷一般炸开,看着闻人传喜。只见他嘴巴一张一合,还在说着什么?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听到。

明致远脑海中就像被炸开了无法反应一样,他面无表情的坐在一边,慢慢的只觉心胸里突然有一团火炭在燃烧。

良久。。。。。。面色麻木的道:“知道了。”

闻人传喜看到他这副样子,心里暗暗叹息,站起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言不发的又走了出去。

明致远在房间里一直坐着,一动不动。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直到晚上。童达平叫他吃饭,他也没出来。

第二天他早早起来,若无其事的砍柴挑水,晒药材,洒扫院子。给铃铛洗澡。不歇一口气的连轴转。

童达平他们几人已经知道了明致远家破人亡的事,昨天闻人传喜也告诉了他们,明致远的姑姑家也一族皆灭。

今日见明致远发泄一般的不停做事,谁也不去打扰他。都知道这个时候就应该让他努力发泄,能把心里所有的怒气恨意宣泄一下也好。

就这样,明致远整整干了一天活,一口饭没吃,一口气没歇,只是在渴的时候在水缸里舀了一勺水。

夜晚,圣女山上各峰烛火点点。松来峰的前院厢房里,黑暗中,明致远静静的躺在床上。

他眉头紧皱,紧紧咬着牙。使劲闭着眼睛。似乎这样就可以不用看见眼前晃来晃去的亲人的面孔。

可是就算他使劲闭上了眼睛,脑子里却还在出现着一张一张脸。那一张张看着他,或慈爱,或微笑的面容。

他的父亲,他的祖父,疼他的姑姑。

还有那遇事总能躲过去的表弟——冷无双。。。。。。这一次他终究没能躲过去。

最新小说: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我的遂心如意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破阵录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天劫摆渡人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我在洪荒搞基建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