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大道小说 > 武侠修真 > 武尊别回头快跑 > 第九十七章结盟三

第九十七章结盟三(1 / 1)

庆海听到明致远问起此事,脸色突然一变,抬头起头来,眼神有些闪躲,无奈道:“不怎么,那贱人活得好好的,在无极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明致远吃了一惊,不禁有些疑惑,他和童达平对视一眼又道:“你现在也武者四品了,对付一个侍妾难道还没有胜算?就算你杀了那女人,难道公羊掌门还要为了她和你父子反目?”

童达平也疑惑着,憨憨的道:“公羊掌门这是要宠妾灭子吗?”

庆海头一扬,凄凉无比的自嘲一笑:“宠妾灭子?父子反目?呵呵呵,我还会怕父子反目吗?

师兄说的对,是啊,四品了,是我没用,到现在还是个四品武者,还是没有胜算,我真是个没用的废物,杀母之仇也报不了,真是枉为人子。”

他一边说着,眼里又是怨恨又痛楚。

明致远皱眉道:“难道公羊掌门的一个侍妾也有四品或者三品实力?”

庆海摇摇头,端起酒杯,猛的一杯倒入口中,咽下后嘴唇紧紧抿着。似乎酒味苦涩无比:“打得又过怎样?打不过又怎样?终究是无可奈何。”

童达平最见不得庆海这副无奈的懦弱样子,一时气上头来,他啪的一声将筷子拍在石桌上,大声嚷嚷道:“是不是公羊掌门以父子之义压着你,不准许你报仇?你看看我说对了吧?

哼哼。致远,你看看,你看看庆海好好一个孩子,在咱们圣女山的时候多开心,圣女山上上下下,哪一个不把他当宝贝,宠着疼着,怎么一回无极山几年。就变成这个样了,看来无极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庆海也不回答,只自己给自己又倒了满满一杯酒,端起来一仰头又喝了下去。

“哼哼哼,看来果真是如此,小庆海,你也别难过了。既然你杀不得,那便由我和你致远师兄去悄悄杀了那恶毒妇人,你致远师兄如今已经是三品武者,你大师兄我也是四品了,杀一个毒妇还不在话下,我们俩和他公羊掌门可没什么情义可讲。”

童达平气咻咻的道。

明致远也坚定的点点头:“既然庆海你无法出手,那就只能由我和你达平师兄,一同走一趟公羊掌门的府邸了,咱们师兄弟就如亲兄弟一般,说什么也得给你报了这杀母之仇。”

在他心里可没有什么不打女人不杀女人,真正是如此恶毒的女人,为了给庆海报仇,杀了便是杀了。

庆海看着两位师兄,转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想着两位师兄为了帮自己报仇,都能够如此不计后果,自己朝夕在无极山几年时间,却至今束手无策。

他泪水又再流下,心中各种思绪乱腾腾。一时如狂风波涛般不住翻涌,似乎走了一下神。终于如同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庆海郑重的看着二人道:

“师兄,有一件事万分紧要,,我要向掌门师叔禀报。”他说的掌门师叔就是圣女山掌门颜守全了。

明致远一听,面色有些古怪的道:“为了杀这妇人的事,没必要禀报掌门师叔。咱们悄悄去,做了悄悄回,我们三人知道就好了。”

他怕的是,这事要让掌门师叔知道了,得骂死他二人。掌门师叔根本不可能同意这事,开什么玩笑?圣女山的嫡传弟子去杀无极山掌门的侍妾?这事闹出去,天元大陆的人下巴都能惊掉了。

“不是此事。”

庆海刹那间脸色涨得通红,却又郑重无比。

“那是。。。。。。”明致远疑问道。

“两位师兄,你们坐近一点。”庆海说完,又左右张望了一下,似乎是怕什么人偷听一样,有些不安。

明致远看他神色,略一思索,转过头向趴在一遍啃羊腿的靓仔道:“靓仔,你去外面看着,院子周围巡视一下。别让人靠近这里,我们有要紧事要说。”

靓仔听明致远说的严肃,赶紧爬起来,也顾不上吃东西了,扫了三人一眼,又走向院门。

靓仔出去不多久,便传来一声怒吼,三人听见立即走出院门,只见两个无极山人正躺在地上,身上被靓仔双爪划得鲜血淋漓。

庆海走上前去,狠狠的一人踢了几脚,口中怒骂道:“我来跟我几年未见的师兄喝酒,你们也跟着?给我滚回去。”

那两个无极山人,也不敢吭声,赶紧爬起来,双双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靓仔又在周围巡视了一圈回来,向明致远点点头。三人这才返回院内。

明致远道:“这院子甚大,从远门到凉亭距离也远,那二人修行不过四品,在院门外也很难听见,我们一开始也没说什么紧要的事,无妨的。”

明致远自己刚从四品晋升三品,知道这一段距离,四品以下,基本不可能听到什么。

有了靓仔在院子周围巡视守护,三个人在凉亭里,开始嘀嘀咕咕一阵,不一会儿,童达平一个人走出了院子,来到颜守全住的院子里求见掌门师叔。

童达平在掌门院子里呆了许久,才出来,又回到天字一号院子里。

另一头,无极山掌门公羊治胜,大马金刀的坐在自己的栖息的院子,听着两个受伤门人的禀报,脸上神色阴晴不定,他身旁站着一个打扮得十分妖娆的女子,脸上笑意嫣然。

听到两人禀报说,隐约听到圣女山的弟子想要刺杀自己为庆海的母亲报仇,一时笑得前俯后仰,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一手扶住公羊掌门的肩头娇声道:“治胜,你看看,你儿子都开始邀约外人来杀我了。”

公羊治胜此时脸色平静下来:“他一个小孩子,气性大了些,无妨的,圣女山那两名弟子不过蚍蜉之辈。”

那女子突然正色道:“庆海回来几年,始终和你父子离心离情,我看。。。。。。”

公羊治胜有些不悦的看了她一眼:“他是我儿子。什么都不知道,这几年连内山都没有进过,没有必要。”

那女子赶紧换了口气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还是让他回来吧。如今结盟紧要关头,可要千万小心,不能误了大事。”

公羊治思索了一阵,道:“其他人去,他也不会搭理,我去叫他回来。”

话音刚落,院外传来沐风歌的声音:“公羊掌门可在?武神山沐风歌前来拜会公羊掌门。”

公羊治胜眉头一皱:“他怎么来了?”随即站起身来高声回道:“有请沐掌门。”他身旁那女子慌忙退回屋子里。

只见不过转眼间,沐风歌已经出现在院子里,满脸含笑向着公羊治胜一拱手道:“公羊兄,几年未见,灵力越加深厚了。”

公羊治胜脸色本有些不高兴,此时也只得勉强回道:“沐掌门过奖了,不知有何事见教?”他倒是开门见山的问起来。

沐风歌也不以为意,左右打量了这院落一番。缓缓道:“无极山向来剑法精妙,冠绝天元,武神上下皆是佩服不已,魔兽潮涌爆发时,在大兴防线上,我武神门人多有得罪,沐某不愿我天元宗门产生隔阂,所以前来向公羊掌门请罪。”

公羊治胜有些疑惑的口气:“一些小事而已,沐掌门何必挂在心上,沐掌门有事就请直说吧。”

沐风歌见他不耐烦的再三直询,不由得一笑:“沐某腆为武神掌门,自问对武神功法也稍有心得,知无极山剑法亦为天元一绝,不可否见教?”

公羊治胜脸色一变:“沐风歌,你今日是来宣威耀威的吗?”

沐风歌脸色不变,仍然微笑着道:“不敢不敢,只是武者之间的切磋而已,公羊掌门是有什么顾忌吗?难道说无极山剑法精绝,害怕我沐某偷学了去?

还请公羊掌门放心,我武神功法传承几千年,对什么剑法倒是不大在意的。我武神武力,天元第一,也不是浪得虚名。”

他言语之间,鄙夷之色,挑衅之意竟然毫不掩饰。

公羊治胜脸上怒意渐起:“也好,今日就看看武神第一的实力究竟如何?还请沐掌门赐教了。”

沐风歌左右看了一眼:“此地狭小,不便施展,不如去城外空旷之地?”

公羊治胜冷笑道:“那就随沐掌门之意。”

两位掌门说着便向外跃空而出。

另一边,明致远的院子里。三师兄弟又继续喝酒。

。。。。。。

这一夜,三人直喝到天光发蓝,庆海醉的一塌糊涂,倒在桌子底下,直到公羊掌门派人来寻这才作罢。

明致远回到屋中休息了片刻,洗漱完毕后,又去找了掌门师叔告辞,之后师叔又带他找到武神掌门沐风歌,三人在房中商议许久,明致远才告辞离去。

天色大亮时分,明致远这个魔兽森林的常客,又带着靓仔重新奔赴防线。

越过防线,十日后他们又回到魔兽森林中心的树桩王座山下。

这一次,青狮王出人意料的居然也在王座山。

麒麟王似乎对人族同意结盟早有预料,它对人族提出的保护人族领地,和帮助人族抵御外敌,驱逐魔人。并没有什么意见。

所谓结盟,那就是双方都要有获益才能结盟,光是人族付出给予,魔兽就想着白白得到,一点不出力,那人族也是不可能答应的,这一点,青狮王也没有提出异议。

麒麟王和明致远仔细核对盟约条件和地点后,转头向一旁的青狮王道:“这一次就由我和你,带上森林半数二品魔兽去人族防线外签订盟约,你看如何?”

青狮王扭过头不看它,漫不经心道:“我又不是魔兽王,我去作什么?”

“你现在虽然不是魔兽王,但是你是青狮王,魔狮也是魔兽的一员,魔狮一族以后就不想坐上魔兽王座吗?你就不想去看看一个种族怎样不用自相残杀,就能得到成长晋升。就能获得更多的资源?你真的不想学习一下怎么做一个统领魔兽种族的王者吗?”

青狮王楞了一下,转过头来看了看麒麟王:“你这是想把王座让位给我了吗?”

麒麟王看了看站在明致远身边,故意不拿正眼看自己的靓仔,又转回头向青狮王回答道:“等你能打赢我再说吧。”

青狮王也扭头看了靓仔一眼,鼻子里重重一哼:“哼!你还是想让自己的后裔继续坐上王座。”

麒麟王认真的看着它,口气认真的道:“你错了,在这魔兽森林里,王座从来不是用血脉来传承的。

谁能保护魔兽森林不被外族统治,引领魔兽种族得以发展壮大,谁能够维护魔兽的利益?谁就可以坐上王座。

要是单凭血脉来传承魔兽王座的位置,魔兽早就沦落成妖兽那样要依赖人族保护的种族了。”

青狮王摇头不屑的道:“说了等于没说,天元大陆哪个外族敢统治魔兽森林?你这是废话。”

麒麟王看着它叹了一口气,这一刻,它一点都不像一个王者,反而更像一个垂垂老矣忧虑生存的老年魔兽,口中缓缓道:

“这一片天地之间可不止一个天元大陆,魔兽再强,能面对几个种族的全力入侵?何况,今时今日的魔兽,比之几千年之前的盛况,我魔兽一族的鼎盛时期。可说是孱弱不堪了。”

明致远听麒麟王的话音里流露出来的意思,似乎它知道天元大陆之外还有别的大陆,还有别的种族。几千年前?魔兽很强大吗?那么强大为什么没有统一天元大陆呢?

麒麟王叹完一口气,有些短暂的失神后,并不过多解释,只是吩咐了和它一起前往防线签订盟约的其他魔兽一些事。

这时。青狮王向明致远道:“上次让你带回去的东西,你们那边有对策了吗?”明致远笑道:“青狮王请放心,有我圣女山,就没有解不了的毒。”

青狮王缓缓点头:“人族虽然武力孱弱,炼制的丹药还是有点用处。”明致远闻言顿觉脸上讪讪的。也不知道怎么回话好。

人族只有一个武神,魔兽森林里,就这会,光是他看见麒麟王召唤过来的,就好几个一品魔兽了。单论武力,人族比起魔兽森林来说,也算是孱弱了。

麒麟王也不理他们说什么。它召来一群高品魔兽各自吩咐,安排妥当后。

就和明致远约定十天之后,在镇宁防线外的大荒野平原中间的大壕沟处签订盟约。

明致远和麒麟王约定好之后,就要立即返回乾元防线。麒麟王又把他叫到一边商量了半晌。这才放他离去。

临行前,靓仔装作满不在乎的对着麒麟王摇晃脑袋,一条金色的大尾巴在地上敲来敲去,敲击得地面砰砰作响。

麒麟王视若未见,它对靓仔这个血脉后裔,连一点舐犊之情都没有表露过。两父子最亲近的时候,就是麒麟王一巴掌拍飞靓仔的时候。

明致远带着靓仔回去时,它看都没有多看靓仔一眼。

明致远十分心疼靓仔,心里直骂麒麟王毫无血缘亲情。

靓仔自从那一次被麒麟王拍飞以后,心里也对这个父亲有些失望,这次装模装样想引起麒麟王的注意,也失败了。于是不再心存幻想。死心塌地的老老实实跟着明致远转身就走,毫不留恋。

十日后,明致远回到乾元防线,回报了在此等候的三山掌门。三位掌门商议了一下,然后通知其他宗门掌门人,和四大帝国国君。

然后,等候在防线内城的其他宗门掌门和国君,全都知道了十天后,将在镇宁防线外签订盟约。

无极山掌门和羽火国君的意见不被支持,虽然不高兴,但还是一起查看商讨如何写盟约誓词。划定双方的界限和责任。也相帮着准备结盟需要的信凭物事。

十天后,镇宁防线外,大荒平原上,一阵阵的风吹着黄沙在平野上翻翻滚滚,麒麟王带着青狮王还有一群二品三品魔兽。与三山掌门带领下的天元大小宗门的掌门还有众多武者,在大荒壕沟附近对面而坐。

沐风歌让人拿出一张长长的金帛出来,上面写着人族与魔兽盟约的条件和誓词。就等双方查验无错后,盖上四大帝国大印,和各宗门掌门手印及印符,就算盟约定立了。

麒麟王亲自走上前来查看,它一边查看着,似乎在炫耀武力一般,身上故意迸发出超凡魔兽的气息,压迫得两边手持金帛,让它查看的无极山武者浑身颤抖不已。

不多时,那两名无极山武者竟然双膝摇晃,几乎就要瘫倒在地。无极山公羊掌门一直看着这一幕,心里怒火顿起,口中怒道:“麒麟王,你这是来签订盟约,还是来炫耀你的魔气深厚?”

麒麟王冷冷看了他一眼:“我魔兽当然是来签订盟约的,我身为超品魔兽,他们经受不住我的气息压迫,只能怪他们自己修炼不够,武力低下。怎么?人族连两个捧得起誓书的人都没有了吗?”

颜守全在一边看着,脸色难看,向武神山掌门沐风歌点了点头。沐风歌向后一挥手,两个武神山武圣站了出来,接过了无极山人手中的誓书,那两个无极山人刚一交换过手,就再也坚持不住,瘫软在地。

麒麟王眼见这两个接过誓书的武神山人实力不错,身上的气势更是一涨,两个武圣脸上微微变色,各自运起气息抵挡。誓书在二人手中,拉得笔直,却稳稳当当丝毫不抖。

麒麟王见状轻笑了一声:“不错,武神山功法向来闻名天元大陆,还是有些底蕴的。”它一边说着,身上的气息越加高涨,两名武神山武圣一时之间,有些抵挡不住,开始微微颤抖。

。。。。。。

。。。。。。

五千字大章,今日一章。谢谢各位大佬打赏投票。再三拜谢!

最新小说: 天劫摆渡人 破阵录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我在洪荒搞基建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我的遂心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