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大道小说 > 武侠修真 > 武尊别回头快跑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魔道?人道?

第一百一十九章 魔道?人道?(1 / 1)

南纯一扫视了场中一圈,放低了声音对麒麟王道;“麒麟王应当知道,有些事,若是让太多人知道,不过徒添烦恼罢了。天元各族有如今盛世殊为不易,况且现在魔人作乱,扰乱天元,为了人心稳定。一些陈年往事此时就更不用说了。”

麒麟王冷笑了一声,十分鄙夷的道;“人族还是那样,把眼睛蒙起来,就可以装作看不见吗?

青极山脉地动,越来越频繁,这也能装作不知道吗?难道非要等到事不可为的时候,才能张开眼看着无法应对?

真到了那个时候,人族就不会后悔没有早做努力?哼哼,看来,你们人族骗别的种族厉害,骗自己人也是很厉害的。”

南纯一也不为麒麟王无礼的话生气,抿着嘴不回答,脸上的神色凝重,似乎也在考虑着什么。

明致远见师父和麒麟王谈话,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似乎有什么不得了的大秘密不能说?

不由得自己心里猜疑起来。青极山脉的地动?他记得刚到圣女山的时候就经历过一次,那一次把睡着的小白虎都给吓醒了。

可是青极山脉地动和天元武道有什么关系呢?看师父说话的口气是有什么大事,是不能让大多数人知道的。

麒麟王虽然和南初一说的是天元武道的秘密,可也事关自己的武道进展,明致远不得不猜想得更多。

见南纯一不回答,麒麟王也不在多说这事,只微微有些失望的道:“此时不只是关乎你弟子的武道,还有天元大陆的武道,天元种族的安危。

以人族之身修炼魔气,他或许就是打开秘境的钥匙,人族若是连尝试都不敢,也活该这几千年被压在这一耦之地,断绝了武道传承。

当年那些连长生问天都敢去努力的人族是绝种了啊。留下的不过是一些苟延残喘自欺欺人之辈。”

说罢摇摇头,也不打招呼走来出去。

南纯一视若未见,扭头看了看明致远,微微叹了一口气。明致远心中一动张口正想问,南纯一却道;“致远,有的事,我还不能告诉你,除非知道的人都同意,你就不用问了。到了能让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让你知道的。”

明致远见师父也不肯和自己说,只好自己带着靓仔白妞离开正厅,回到自己的小院中。

。。。。。

明致远自从带着靓仔和白妞来到九炎防线后,就基本没怎么管过这两只,靓仔倒是很尽心的在做好一个叔叔的本分,每天带着白妞去沙海边缘地带,教导白妞捕猎或者抓捕零星的来打探消息的魔人谍子。

这一日,明致远正在炼丹,白妞突然嘴里叼着一个魔人,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耀武扬威的在明致远身旁跑来跑去,把嘴里快半死的魔人给他看,后面还追着几个军士,纷纷向明致远行礼, 明致远见状慌忙让它把那魔人放下来。

那魔人早已经被白妞咬得浑身都是窟窿,可白妞就是不咬他的要害处。

白妞在沙海边缘处发现了他,这魔人隐藏在沙子下面,被发觉后要跑,白妞将他抓住,几次将他咬伤,又几次故意放他跑,跑出几步又将他咬回来,反反复复,如猫戏老鼠一般,此时只剩的一口气。

那魔人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看着白妞眼神里又是害怕又是愤怒。

明致远叫来几个军士将魔人捆绑起来,海千面大将军听说白妞抓了一个活的魔人谍子回来,也带着人赶了过来。准备好好审问一下,看能不能问出魔人在城中的安插的人族叛徒,若是能审处魔人的老巢那就更好了。

以前也不是没抓到过魔人,只是那些被抓到的魔人,性格刚烈异常,死不开口。基本都被酷刑折磨致死,更有甚者,知道逃不过被抓捕的时候,自己就寻机自杀了。

最近在沙海防线边缘已经很难抓到魔人活口了,但是袭击人族小股巡逻军士的事仍然时有发生。

海千面急需一些魔人的信息,不然总是被动防御,每天都会有人族损失。

前些天一只落单的三品魔兽在沙海边缘竟然被魔人围杀了,此事也让麒麟王恼怒不已。此时也跟着匆匆赶来。

那被抓魔人拜绑的结结实实,想要自杀都做不到,一开始在沙海中被发现的时候,他见只是一只刚刚四品的妖兽,本不放在眼里,还想抓了这只妖兽 回去请功。

白妞在圣女山生活多年早已没有了身上的魔兽气息。

也是该当这个魔人倒霉,几次试探下来,这才发现这是只魔兽。那会想跑已经来不及了。白妞也是想玩,故意表现得自己和那魔人也就是旗鼓相当的样子,一次次给那魔人希望,直到玩够了,才想起来,叼到明致远跟前邀功。

即使被白妞玩得死去活来,这魔人仍旧是不肯开口。海千面只好将人提走,慢慢磨看看能不能有一线希望。

海千面走后,麒麟王却留了下来,看向在明致远的炼丹房里兀自思考丹方的南纯一道,慢慢踱了过去,向南纯一道;“丹神,既然有些事,不能让你弟子知道,那可否借一步说话?”

南纯一从思考中醒悟过来,看着麒麟王想起先前麒麟王说的天元武道的话,不由得皱了皱了眉头,略一思考就道;“好,那就去外面说罢。”

麒麟王闻言立即走出炼丹房向将军府外飞跃而去,南纯一把手中写好的丹方递给明致远吩咐道;“照这个炼制,我回来看。”说罢也走了出去。

明致远面色古怪,不知道这两位要说什么话,居然还要避开他?还是关于他的武道的事吧?

南初一和麒麟王借这一步说话,一直借到晚间。明致远一直在炼制丹方上的丹药,心里揣着心事,也炼得不尽人意,南纯一回来一看,破天荒的臭骂了明致远一顿。

明致远不知道麒麟王和师父说了什么?这老头回来明显心情不是很好。以前从不骂他的。

南纯一给了明致远一通臭骂后,也不再说话了,直接就是坐在炼丹房中沉思起来。

明致远看着师父神色凝重,也不敢打扰。

自己坐在另一边,打坐在地,静下心来,反省了一下。

反思自己的心不够沉稳,遇事容易慌乱。

今天这点子插曲就让自己炼丹不能全心?

自己无论炼丹还是武道这一路走来碰运气的成分太多,勤奋努力脚踏实地勤修苦练的少,心不能稳,是自己性格中最大的缺陷。

很多时候不怕犯错,也不怕有缺陷,怕的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不明白自己的缺陷在何处?

明致远打坐在地上,反省过后,再三警戒自己。

然后开始运转魔气,加紧修炼。他缺的就是基础,晋升速度过快,依靠外物过多,底蕴薄弱。

每日的修炼运转更是有时间就运转几次,没时间,就算了。

魔气运转中,他的五感随着魔气一处处感应着自己的内腑。一处处,一点点。直到丹田处,一颗微微露出莹润光泽的圆形物体,静静的停立在丹田里。

此时,正在隐隐透出一股股魔气追随着运转的魔气,一缕缕,一丝丝。

明致远的五感在此刻发挥到极致,几乎是能够直观的看见那颗内丹一如莹莹月光一般,散发的魔气有着自己的路径,在经脉中追随着运行的魔气,逐渐汇聚。

运行中的魔气也慢慢壮大,从一流小溪慢慢汇聚成河,从慢慢流淌转变为激流,在身体各处经脉中冲过。

渐渐的,魔气河水越来越汹涌,速度越来越快,冲过各处经脉时带来隐隐的痛感。

明致远感觉到一丝不对劲,难道这是要达到三品巅峰了?

魔气汇聚更多,冲刷经脉的速度加快。从一开始半柱香一个周天,到最后几乎几个呼吸间就运行了完整的一个周天。

明致远此时已经知道大不对。他想要慢慢收束魔气结束修炼,可此时已经不由得他自己控制,魔气运转速度快得几乎如闪电一般,明致远只感觉四肢五脏中如同被一柄柄利箭刷过,直至五脏破烂。

他很想出声警示坐在一边沉思的师父,但是这个时候他连舌头都无法蠕动。更别提出声警示了。

明致远痛的心神一阵阵恍惚,他心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迷乱,只是努力咬牙坚持硬扛着那一阵阵利箭刷骨刺心的剧痛。

此时,他有苦难言,张嘴也不可能。连睁开眼睛也做不到。

明致远心中慌乱无比。

不对,有什么不对?明致远只感觉有什么他忘记了?

努力保持脑海清明,有什么不对?刚才一个电光火闪间,他明明知道有什么不对。

是什么?究竟是什么?

明致远的脑海里闪过的念头不比魔气冲刷的速度慢

激流的魔气在五脏经脉闪电一样冲刷,剧痛入心入骨入髓。。。。。。

究竟是什么?

究竟是什么啊?

此时的每一秒如同被放大放长放宽。。。。。。

明致远只觉得四肢五脏都要被急速澎湃的的魔气冲破,冲毁。。。。。。

在这样下去,只会爆体而亡。

不。。。。。。我不能就这样死去。我不能就这样憋屈的被自己的修炼爆体。

这一刻。。。。。。后悔吗?

有个声音苍老古朴只有三个字;“后悔吗?”

后悔?后悔什么?

后悔鲁莽踏入修魔道吗?

明致远的脑海里不断闪过无数人的面孔,祖父,父亲。。。。。。甚至老戴。。。。。。

为了报仇,毫不考虑后果走上魔气修炼道。后悔吗?

不。。。。。。我不后悔,永远不后悔,只要能报仇,不管魔道,鬼道,人道。。。。。。能报仇的道就是自己必须要走的道。

明致远内腑交战中,外表上确实看不出一丝异样。

南纯一坐在一旁,还在深思着。

明致远能感知到师父就坐在旁边,不足两丈距离,他心中狂喊着,师父救我。。。救我。。。师父救命啊。。。。。。

明致远努力蠕动舌头,脸上的肌肉却不懂分毫。

慌乱,不甘,悲伤,恐惧,无措。。。。。。种种情绪杂乱在他的脑海中。

我刚才忘记了什么?是什么?我记得这很重要。

最新小说: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我的遂心如意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天劫摆渡人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破阵录 我在洪荒搞基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