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忠肝义胆(1 / 1)

一念及此,眼前顿生变故。

“徐大哥,救我!”

惨呼声响起,纪安登时被数柄刀斧加身,鲜血飞溅。

“艹!敢伤我弟兄,死来!”

哪还顾得了许多,徐业用尽全身力气朝那群山匪狠狠劈去。

劲力灌注,刀势惊人,按理说血肉之躯万不可当。

偏偏刀尖却好似斩再在了棉花上,根本无从受力。

不论挨了多少刀,那些匪类依旧无动于衷,只一心砍向纪安。

徐业察觉不对,当即后撤几步。

伸手虚握,降魔杵寻主而至。

“万难不避,无物不破,杀!”

青光化电,疾射而出。

整条小巷顷刻间便似琉璃般片片破碎。

再一转眼。

徐业猛然惊醒,从床上坐起。

“呼——”

大口喘息,额头上满是汗珠。

用冷水洗了把脸,心绪才慢慢平复。

“原来是场噩梦,哎……”

轻轻一叹。

去岁秋收,偃师镇遭山匪劫掠,徐业奉命带一众下属前往追剿。

不料那群匪贼之中,竟藏着一只精通幻术的老狈。

众人被困幻境,险象环生。

愣头愣脑却颇有胆色的纪安,就是那时候为救徐业而死的。

最后只听说有高人一指灭了老狈,才成功剿灭山匪。

可是死了的人却救不回来。

尔今回忆起来,仍是心如刀割。

“咚咚”,敲门声响起。

徐业感知一番,未现异常,便将门打开。

却是一位中年僧人。

僧人微笑道:“雨夜风寒,担心施主受了凉,这才送来被褥。”

“多谢大师,夜路难行,大师回去时脚下留心。”

外面漆黑一片,两灯寺的轮廓已无从分辨。

倒是辛苦那位僧人摸黑前来。

和上门,铺上新被褥,一时间没了睡意。

想到智明大师后日将至,介时如何施为还需筹谋,便打算继续开启模拟。

敲门声又响。

“莫不是大师还有嘱咐?”

徐业笑着开门。

表情却瞬间冻住。

眼前哪有什么中年僧人,分明是纪安浑身是血站在门边上。

“你……”

徐业话音未落。

纪安苍白的脸上流露出几分恐惧。

语带焦急催促道:“徐大哥,快跑!它要杀你!”

还未等徐业追问,纪安忽地面现痛苦,浑身颤抖跪倒在地。

“砰”

转眼间,竟炸做一团血雾。

“多嘴多舌,想坏我大事?”

阴冷刺耳的话语从身后传来。

徐业转头,就见半具浑身溃烂、面容模糊的诡异尸体立在半空,死气与尸气一灰一黑,浓得如水一般在它周身翻涌。

恐怖的压迫感仿佛针尖似的刺得人遍体生疼。

那种致命邪性与发簪上的血污如出一辙。

“邪尸?”

它怎么找上门了?

徐业大惊失色,忙催动念头,欲招来降魔杵。

“寻主”的念却似泥牛入海,毫无反应。

要糟!

想不到这诡物竟敢强闯佛门清净地,难道它不怕寺中供奉的禅宗真经吗?

邪尸居高临下,用仅剩的眼珠注视着徐业。

“天地无德,人道无望,三寿七常,增一分则多,减一分则少,你命数独特,注定为我增补损益,却为何要反抗,不肯乖乖应命?”

说话间嘴角脓血不断滴落。

“应你大爷!”

徐业听它一番谬论,怒而喝骂。

合着老子生下来是给你当干粮的?扯淡!

怕吗?

怕得要死。

只听闻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可没说君子不害怕啊!

没有克制邪祟的降魔杵傍身,搏出一线生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如果不是心中为周通报仇的执念支撑,双腿早就软得站不住了。

邪尸俯视徐业,并未在意“食物”的不敬。

“我蜕去凡身尚需时日,是以你本还有数日可活,只是最近你的命数屡屡生变,倒是让我心血来潮。”

徐业礼貌回应:“哦,潮你大爷!”

心下却无比凛然。

自己凭借模拟器规避死局,使得命数变动,想不到竟然被这诡物感知到了。

漆黑的天幕忽地撕开一条口子,洒下一缕金色光芒。

邪尸看向天空。

“哼,不过见地境修为,妄想破我界域?”

身上死气化作液体,不断渗入地面。

金光似是无力抵抗,逐渐消逝。

天上的裂缝缓缓弥合,一切重归于暗。

随后,邪尸似乎失去了耐心。

“罢了,我且问你,可愿主动奉上血肉?作为回报,你将在我的界域中永生。”

“不愿。”

“无所谓,我自取之。”

尸气化作巨爪,朝着徐业抓来。

生死之际,惊雷声平地而起。

“休伤我大哥!”

两个身影一前一后越过徐业,高举长刀狠狠劈向邪尸。

“纪安!……周通!”

虽然面容可怖,徐业却瞬间就认出两人。

“哼哼,倒是有一副忠肝义胆,可既已被炼成尸傀,又怎能背叛主人呢?”

邪尸桀桀冷笑。

“快回来!”

徐业急忙伸手阻止,却迟了一步。

邪尸只随手一抓,两人纷纷炸做血雾。

可一眨眼,便又再次聚于徐业身前!

身形不再凝实,仿佛一阵风就能吹散。

却仍举着刀,义无反顾冲向邪尸。

徐业只觉浑身血液烫得似火,满腔恨意不吐不快。

“艹!”

“两个王八蛋,打架怎能少得了我?”

没有武器又如何?

老子还有一身血肉筋骨!

“气与劲走,意与心合,念与神随,万难不避,无物不破!”

徐业以身作刀,劲力灌注四肢百骸,疯狂运转暗器法门。

刹那间白光乍起,化作一道流星,以同样义无反顾之势撞向邪尸。

“哼,困兽犹斗,便让你这井底之蛙……”

“不对!这股念不似人道所有!”

刀芒迫近时,邪尸察觉到不对劲,想逃却已来不及。

“必中”的意念早已将它牢牢锁定,不死不休!

“咚——”

一声沉闷巨响。

白光褪去,徐业显出身形,到处都是裂口,滋滋往外冒血。

一骨碌瘫在地上,全身劲力被榨得一滴不剩,连动动手指都是妄想。

再看那邪尸,早已化作一地碎肉,溅得到处都是。

“赢了?”

“赢了!”

本已生死相隔,此刻却再次重聚,共同对敌并战而胜之,实乃无上之大幸事也!

纪安和周通面面相觑,随后激动地抱在一处。

“赢了!徐大哥带我们打赢的第三十一场架!”

“不对,算上泗水镇抓飞贼那次,是三十四场,你死的早错过了好几次。”

“周通你嘚瑟啥,死得比我还丑……不过这么帅气的武功,大哥你上哪淘换来的?”

“咋不说话呢?别光动眼睛啊。”

“可能是扭到嘴了。”

“啊?王寡妇不是远嫁他乡了吗?怎么大哥还能扭到嘴?”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把徐业气得直翻白眼。

心里骂道:要不是你俩已经死了,我非得砍死你俩。

可平静不过半刻,邪尸创造的界域骤生波澜。

一时间山崩地裂,天地翻覆。

一声怒吼响彻天际——

“竟敢毁我躯壳,我定要将你们的三魂抽出来制成灯芯,受万年烈火焚身之痛!”

“不好,那诡物还没死。”

“那怎么办?咱们扛着徐大哥赶紧逃命吧。”

“逃个球,有大哥在,不过是再打一架罢了。”

徐业傻眼:这还打个球啊!

最新小说: 我的遂心如意 天劫摆渡人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破阵录 我在洪荒搞基建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