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大道小说 > 武侠修真 > 诡异:我能模拟命数 > 第十九章 我见你亦如是

第十九章 我见你亦如是(1 / 1)

徐业又询问了一番近几日的公务,得知无甚大碍,便放下心来。

“衙门口坐北朝南开,没钱没权你莫进来。”

这句话已经成了几乎所有人的共识。

自徐业升任捕头起,便在班房东侧的墙上开了一道圆拱门,每日都留捕役当值,无论何人只要遇到麻烦事,皆可进门求告。

虽大都是些张家长李家短的鸡毛蒜皮,但总算不至于无路可走,无门可入。

徐业一挥手。

“刀在手,跟我走,去办个大案子。”

赵德柱叔侄两人登时来了精神。

大案子往往意味着大收获,再考虑到徐捕头对待弟兄从不吝啬,到时候少不得功劳和银子,比看书睡觉有意思多了。

至于背后的危险嘛,既然干了这份卖命的活计,哪能少得了危险?都习惯了而已。

三人出离了县衙。

没走多远,正巧碰到五魁道人。

徐业见他挂着八卦褡裢,腰间系着的朱黄口袋装得满满当当,似是要出远门的样子。

便笑着打了个招呼,道:“道长这是接了哪里的大活,连乾坤一气袋都备上了?”

乾坤一气袋名字好听,实则是用猪尿泡制成,弹性极佳,容量大且密封性良好。

五魁道人手结太极印,施了一礼。

“贫道无意间得闻,通判大人李继业的府上似是出了事,想着过去问问需不需要做法事,也好赚些灯油钱。”

李通判这等高高在上的人物,常人是万万接触不到的。

但架不住大人物家里的仆役丫鬟们平日里四处走动,是以高门大户里头几乎也藏不住什么秘密。

前脚刚死了人,后脚就有人赶着去做白事,消息流走的速度着实惊人。

徐业一听,也没多想。

既然顺路,便一道同行。

途中五魁道人屡屡咳嗽,严重时甚至半晌喘不过气,须得弯腰杵膝慢慢回复。

徐业见他以手捂嘴,指缝间现出几分殷红。

心下一咯噔。

已经到咳血这等程度了吗?

道人苍白脸上挤出些笑意,道:“实在对不住,老毛病了,歇息片刻就好,徐捕头且先行,莫要因贫道耽搁了公务。”

徐业有些担忧。

“这可不像是歇会就能好的毛病,可曾问过大夫?”

五魁道人闻言,露出几分苦色。

叹了口气道:“多谢徐捕头关心,贫道也不敢欺瞒,估摸着怕是撑不到明年开春了。”

徐业心里堵得慌。

相识多年,虽然道长常谦虚称只会几手不入流的小把戏,但能用挂满糖葫芦果的小树,让孩子重展笑颜的,又怎会是区区“小把戏”?

这样的人也要受病痛折磨,落不得善终吗?

人间道,求诸于内,又该如何求?

沉默片刻。

“余杭县宝芝堂的白大夫,虽然人长得阴柔了些,脾气也差了些,但医术极为高明,我与他打过交道,道长不妨改日去看看?”

五魁道人歇了一会儿,终于缓过气来。

微笑道:“有劳徐捕头挂怀,只是有无为亦无不为,吾常清净者也,贫道修行多年,早知生死有命,竭力一搏或能赚得一线生机,就不去麻烦旁人了。”

徐业斟酌用言,还想再劝。

道人似是知道了他的想法。

叹道:“徐捕头曾言于我法中见得人间美好,今我见徐捕头亦如是,贫道拜谢。”

遂一时无话。

但五魁道人终究行路艰难,徐业不得不先行一步。

临别时,道人犹豫片刻。

道:“徐捕头原本天光通明,却不知为何忽然间印堂昏暗,眉眼上罩了一层灰气,恐有不详将至,接下来还请多加小心。”

徐业一凛。

五魁道长最善相面,所言绝非无的放矢。

死气为灰,真得谨慎些才行。

今日的双核修行计划需要做出调整,留一次专门用来模拟前路命途。

道谢拜别后,继续赶路。

李通判的府邸傍山而建,占地近五亩,南北通透东西深远,有亭台楼阁又有山水园林,端的是奢华贵丽。

徐业一进大门,便见一块白玉雕成的云龙照壁,通体浑圆,光华流转。

晃得他差点睁不开眼。

心里骂道:艹!我再一次感受到世间的参差……

赵子印表现还好,大概因为还未体会过钱的美好滋味。

赵德柱已经彻底不像个人了。

流着眼泪对那白玉云龙上下其手,边摸嘴里头边发出些“嘶~哎呦~”之类的怪声。

随后念叨一句:“我来替徐老大尝尝咸淡……”

伸出舌头就去舔那硕大的龙珠。

如果说世上丢脸的事情有一担,那此刻的赵德柱起码占了八斗。

徐业上去把他“撕”下来。

“看看你像什么样子,而且哪需要你替我尝咸淡,我自己没舌头吗?”

李家的老仆忠伯,眼观鼻鼻观心静候在一旁。

大约见惯了这类事情。

徐业脸色难看。

通判一职,掌管一州粮运、家田、水利和诉讼等事项,年俸不过两千担。

单就这块云龙照壁,李继业就算攒三百年俸禄也绝对买不起。

那钱从哪来的,也就不言而喻了。

老仆见三人久久未曾挪动脚步,不得不开口道:“三位官差老爷既是来查案,是否需要老奴为各位引路?”

赵德柱表情严肃,搓着手道:“本官爷怀疑这颗龙珠与通判大人的死有关,需要带回去协助调查。”

赵子印小声提醒:“叔,那玩意儿是整个雕成的,抠不下来。”

老仆点点头。

吩咐下仆取来铁锤,朝着那龙首处用力一砸。

随后云淡风轻的将半截龙首连带龙珠递了过去。

语带警告道:“还请官差老爷认真查办,莫要遗漏疏忽,事后自有心意奉上。”

价值不知多少万两的云龙,说砸就砸?

此一举将赵德柱叔侄吓住了,一时半会儿不敢吭声。

徐业眼中一寒。

自己的弟兄哪怕再丢脸,也容不得别人羞辱!

当即劲力运转全身,抽刀出鞘,“切断”的信念瞬间附着于刀刃上,朝着照壁便是一刀。

“咔嚓——”

一声脆响,偌大的照壁应声断作两截,切面处光滑如镜。

老仆即便养气功夫再好,这会儿也被吓得双腿哆嗦。

赵德柱叔侄四目放光,跟见了神仙似的盯着徐业。

徐业收刀回鞘。

一字一顿道:“本官查完了,有罪的已经死了,你现在带我去勘验李通判的尸体。”

最新小说: 我的遂心如意 天劫摆渡人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破阵录 我在洪荒搞基建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