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大道小说 > 武侠修真 > 武尊别回头快跑 > 第九十六章结盟二

第九十六章结盟二(1 / 1)

果然,童达平一番话说完,庆海的眼泪更是止不住了。眼看着就要放声大哭的样子。

明致远慌忙开解:“别哭了,庆海,没事的,我和你闻人师兄这不都好好的吗?你别乱想,别听你童师兄的瞎说,你该高兴才是。”

童达平还一脸懵逼,我咋了?我不也是在安抚庆海吗?怎么就瞎说了?

那边,公羊治胜一边和颜掌门客气寒暄,敏锐的察觉到了这边庆海的情绪不对劲,一双眼睛便一边不住看向公羊庆海这里,打量着几人的情形。

他眼光好几次扫过后。

明致远也察觉到了,一把将公羊庆海搂在肩膀,拍了拍,又揉了揉他的头:“好了,庆海长大了,可不能再哭鼻子了,你可是个男子汉,再哭哭啼啼,娘们唧唧的,以后可就娶不到老婆了。公羊家还得靠你延续香火呢。”

公羊庆海被逗得笑了下,抹了一把脸,又有些愤愤的道:“延续个屁,我才不要娶老婆。“

言罢又问:“师兄你们住在哪里?商谈会议结束后我去找你们。”

“我们就住在这迎宾馆中天字号院子,一会商谈结束之后,你早点过来,我们一起吃饭好好聊聊。就像在松来峰的时候。”明致远道。

公羊庆海红着眼睛使劲点点头,学着当初明致远在大兴城外,对闻人传喜的样子,使劲搂抱了一下明致远,拍了拍他的后背,又走到颜守全跟前口称师叔跪拜行礼,这才又走回公羊治胜身后。

公羊治胜看见庆海走回来的样子,双眼通红。又深深看了明致远一眼,眼中神色变幻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继续和颜守全说话。

两人谦虚客套了一阵。武神掌门沐风歌带着四大帝国国君走进了会场。径直就往主座位这边走来。

公羊掌门一见沐风歌进场,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十分不屑的样子,便自己坐在了颜守全旁边的位置。也不看向沐风歌这边。

沐风歌倒是随和,他一路走进来不住主动和其他掌门们打招呼,寒暄不已。乱乱哄哄的又耽搁了一阵,才走到颜守全另一边坐下,也不搭理无极山一行人。

颜守全苦笑了一下,知道这两人两派素来隔阂已久,此时即将开始商谈,他也懒得说合。两个最高的武力宗门不要走得太近,对圣女山来说也是一种微妙的平衡,遂也不多言。

这时,早坐在下首位的其他宗门掌门人一见人都到齐了,也赶紧上来拜见,一番哄哄闹闹各自引见后,又分位坐下。

商谈会议便由沐风歌宣布开始,一开始,就由沐掌门宣布了圣女山大长老南纯一,近日晋升一品丹神的事,这个消息一公布出来,各大宗门武者都面带喜色,天元大陆已经上千年不出一品丹神了。

要知道,一个一品丹神的诞生,不止是他个人丹药炼制品级技艺的提高,还能对整个丹药宗门起到提升炼丹制药水平的作用。

在上古时候,一品丹神还不那么难达成的时候,还有许多只有丹神才能炼制的神奇丹药,在没有丹神的时期,是断绝了的。

这样一些局限于丹神才能炼制的传奇性丹药,对武者武力的提高作用,是难以想象的,这次南纯一晋升一品丹神,那么这些丹神才能炼制的丹药,也会因为丹神的诞生而再现于天元大陆。

可以说一个丹神的出现,将会把天元大陆的炼丹制药水平提上一个更高的台阶。

这是天元大陆武者都喜闻乐见的事,毕竟他们武者才是丹药提升救治的绝大部分受益者。

圣女山出了一品丹神,这对位列顶级三山的圣女山来说,也是巩固三山位置的绝大助力。

就连一向气势凌人的公羊掌门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也忍不住面露笑意,连声恭贺颜守全。

要知道,就算他无极山武力值第一,对丹药的需求只能是更多。武者越到后期,越是晋升困难,丹药辅助的作用也就越是明显,这个时候的丹神就是顶级武者眼中的金疙瘩。

圣女山一直就是天元大陆武者心中的圣地,现在出了一品丹神,武者们看向圣女山众人的眼光,更是炙热了几分。

好消息宣布完后,会场上气氛热烈。沐风歌紧接着又说了与魔兽结盟的提议。

明致远原本以为这样的提议,无论是各大宗门或者是四大国君,都应该百分之百会同意的。毕竟每一次的魔兽潮涌对人族的消耗,都是由帝国与宗门共同承担。

天元大陆每一次的魔兽潮涌,对人族军士和各宗门武者的消耗都是十分惊人的。

历来有记录的每一次魔兽潮涌结束后,大小宗门都会最少损失十分之三的武者。有弱一些的宗门,甚至连长老,掌门人都会陨落,最严重的时候,甚至有过一个宗门完全断绝传承的事。

魔兽潮涌每一次爆发三到五年不等,各大帝国光是在这几年里供应防线物质,战亡军士的抚恤金等等,就得有二三十年恢复不了元气。

尤其高越国,在这次的魔兽潮涌中损失惨重,最先的时候,无极山撤走协防门人,少了许多高端武力,只得靠普通军士们的性命去填这个缺口。

就连国君的妖兽坐骑都送到前沿防线给将军们了,这次来参加商谈会议,还是骑火烈马来的。其中困境,可想而知。

尤其是这一次魔兽潮涌,持续了这么多年,人族内部的生存压力越来越大。百姓们的生存境况越来越艰难,军队死伤无数,各大宗门里也损失惨重。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够和魔兽握手言和结盟,起码现阶段大家都可以缓一口气。

谁知道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就是羽火国君百里于野,他言说魔兽始终是兽类,既不懂什么叫礼义廉耻,也不会做守约信人。

之所以这次提出结盟也不过是趁着宁王勾结魔人谋反暴露的事来做文章,威胁人族。

魔兽只不过是想要得到人族的修炼方式和丹药之利。一旦让魔兽达到目的,恐怕它们便会立马撕毁盟约,用从人族这里得到的好处来攻击人族。

说到最后,他大力敲着桌子苦口婆心的道:“诸位掌门,魔兽亡我之心不死,这次主动提出结盟,定然是有什么阴谋诡计,想要麻痹我等人族,等得到它们想要的好处后,我敢说,魔兽一定会翻脸,撕毁盟约,大举进攻人族。还请诸位掌门考虑,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

他说完后坐下,左右望了一眼,沐风歌和颜守全都不说话,只有无极山公羊治胜微微点着头若有所思。

台下的各宗门掌门人也互相窃窃私语交流着。

然后是无极山,公羊掌门清了清嗓子,会场立即安静。他声若洪钟:“我认为羽火国君顾虑得是,魔兽与我人族争斗,自古以来都没有停止过,

这次突然提出结盟,还索要诸多好处,几乎将要人族底蕴掏空,无非是看到几个肖小魔人勾结一些人族叛徒,乱我人族之心。

它们就趁此机会勒索压榨我人族,等到以后人族再无好处给它们的时候,就是它们大举入侵人族之时。我们若是此时同意了与它们结盟,无异于饮鸩止渴,那就是正中了它们的诡计。”

公羊治胜说一大堆,从人族大义说到武道利益,丹药之之利的不可外传。总之就是一句话,不同意与魔兽结盟。

理由和羽火国君一样。认为魔兽与人族结盟只不过是想要在人族这里获取好处,等到它们榨取够了利益,获得了人族的各种利益,增大了自身实力,就会向人族继续开战。

其实他们说的也有道理,盟约只能对讲信用的人起到制约作用,魔兽讲不讲信用,这谁都不知道。毕竟双方争斗历来已久。

但是这次魔兽潮涌的时间太长,爆发也太过激烈,天元大陆人族坚持到现在,早就是在勉强坚持。

如果能够和魔兽达成盟约,让人族稍微缓上一口气,哪怕这盟约起不了多久的作用,但对于当前苦苦坚持的其他三大帝国和各宗门来说也是好的。

所以圣女山和武神山以及其他三大帝国意见都一致,其他小宗门更是早就苦不堪言,他们更是双手赞成与魔兽结盟。

于是无极山和羽火帝国的意见在宗门和帝国里,都被以多数反对少数否决。

羽火国君与公羊治胜见自己这一方的意见被否决。皆是一脸愤然,却又无可奈何,这次几乎除了他们两家,其他宗门和帝国都希望能够与魔兽结盟。

天元宗门和四大帝国的商谈并没有持续多久,三天后,商谈结论出来,无极山和羽火国不得不服从大多数的意见,同意与魔兽结盟之事。

只是盟约条件里加上了魔兽必须在有必要的时候,帮助人族击退其他侵犯人族的种族,保卫人族和人族领地不被任何种族侵犯这个条款。

这一次仍然由明致远肩负使者之职,向魔兽传递信息,时间紧急,离麒麟王的一月之约,此时,日期已经过半。

次日他便要返回魔兽森林向麒麟王提出人族的要求,如果魔兽同意的话,他就要负责向麒麟王发出双方在防线定立盟约的邀请。

。。。。。。

当晚,明致远在迎宾馆天字院中和童达平公羊庆海一起吃饭。

三个师兄弟坐在院中,公羊庆海一人前来赴约,也没带个从人什么的。只见他刚一坐下,便红着眼圈双手举杯,向明致远敬酒谢罪。

明致远知道这个小师弟虽然面上倔强刚强,其实心底非常柔软善良。

他不住安慰庆海,说些笑话逗他开心。

另一边童达平得了明致远的再三嘱咐,也不住劝酒,俩人都希望庆海能解开这一心结,不要为了这事,纠结成了心魔。

修炼者一旦有了心魔,修行之路就算是被堵上了,无论怎么努力静心,那一股执念总是会跳出来喧嚣不已。轻的会影响到修行之念,导致修行滞止不前。严重的甚至能让人从此心魔成了种子,越长越大,让人从此颓废自败,境界跌落。

为了让公羊庆海解开心结,明致远与童达平使出浑身解数,不住开解逗乐,就这么着,一个劝酒,一个劝心,一个心中有愧,更是酒到杯干,不到一会功夫,三人都喝得面红耳赤。

庆海年纪最小,酒量却似乎比明致远童达平二人还要好一些。只见他自顾自饮下一杯,将酒杯放在桌上,轻轻叹了一口气,看看童达平,又看看明致远,脸上神色有些犹豫。

他一手搭在明致远胳膊上,看着明致远欲言又止,眼神十分郁闷,心里似乎揣着万千心事一般。

明致远见他还是这副模样,有些无奈,用力拍拍他的肩膀,看着他温和一笑道:“这么大个人了,不要再为这点事纠结了,你是武者,武者当一往无前,心无挂碍,不要为这些小事让自己心怀郁结,这对你的修行有大碍。”

庆海点点头,又自己倒满了一杯,一口喝下,显然还是郁闷至极,童达平看不惯他老是这样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真是枉费了自己口干舌燥劝解半天。

他也自己灌了一杯,将酒杯重重放在桌上,大声道:“庆海,我记得你小的时候,在圣女山爽爽快快好好的一个人,怎么长大了就这么婆婆妈妈扭扭捏捏的,这么阴郁了?

是不是无极山呆着不开心?是不是他们对你不好?若是无极山亏待了你,你就回来,别忘记了,你也是圣女山弟子,你都不知道,你走了以后,五师叔暗地里多伤心?”

庆海听童达平这一番话,想起了自己的师父,心里更是难过,也不回答,只是低着头,轻轻摇摇头。

明致远向他使了个眼色,赶紧转移话题问道:“对了,你回去后,你那个仇人。。。。。。就是公羊掌门的那个侍妾,你是怎么处理的?”

。。。。。。

。。。。。。

四千字大章,今日一章,现在是越写,越觉得自己水平太有限,需要修改的地方太多,多谢朋友们一直不嫌弃,一直支持我,我会努力学习,努力进步,争取能够写好一点。

最新小说: 天劫摆渡人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我在洪荒搞基建 我的遂心如意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破阵录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